翻页 ? 夜间
笔趣库 > 交手 > 第二百六十七章 热心肠

????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笔趣库] https://www.biqiku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????()??????张晓儒原本只是随便买点吃的就走,遇到了段质夫,索性坐了下来,也叫了碗面。他倒不是对段质夫有什么企图,只是职业习惯,下意识地想跟敌伪搞好关系。

????张晓儒坐下来,笑着说“段队长,这么晚了,你们还要巡逻?”

????段质夫叹了口气“没办法,最近到处都是抗日分子。”

????张晓儒应道“这确实头疼,我今天还跟岸纯二老师讨论了,对抗日分子一定要坚决打击。”

????段质夫原本在吃面,听到张晓儒说出这个名字,拿筷子的手停在了空中“岸纯二?”

????他在太原警察局当小队长,自然知道岸纯二这个名字,这是太原宪兵总队特高课的少尉。虽然不是特高课长,可权力也是很大的。对中国人而言,不要说日本宪兵中的军官,哪怕就是一个普通宪兵,甚至一个普通士兵,都是至高无上的存在。

????他与张晓儒只是点头之交,觉得张晓儒不过就是一个从乡下来的新民会受训人员。作为一名警察,他还有些瞧不起新民会的特务。那天晚上,要不是张晓儒穿着日式军装,他都不会记住这个名字。

????可现在,张晓儒却跟岸纯二扯上了关系,他就不得不重视。能跟日本人搞上关系的人,都不可小觑。妙书斋亚博娱乐好赢钱吗网..

????张晓儒赞叹道“对,岸纯二是我的兼任教官,教的是情报和特务。虽然他的中国话说得不怎么好,但专业水平是真的高。”

????把岸纯二抬出来,并不是真要跟段质夫讨论什么抗日分子,而是要借用岸纯二的名头。张晓儒当然清楚岸纯二的身份,不要说段质夫只是个小小的警察队长,就算是大队长,也不敢放肆。

????因为岸纯二,段质夫对张晓儒的态度变得真正客气起来。当然,这种客气,并不是亲近,而是不得已而为之。

????张晓儒能跟岸纯二讨论,说明他也是有相当分量的人。同等能量的人,才会吸引同等能量的人。不管段质夫对张晓儒有何印象,现在他都得对张晓儒尊重,哪怕是表面上的。

????张晓儒让摊主上了瓶烧酒“张队长,我看到警察教练所不仅有新学员,还会调训一批警官,你应该早受训过了吧?”

????段质夫叹道“还没有,想去受训也是讲关系的。像我们这种天天跑外勤的,哪有这样的关系?”

????受训不仅能好好休息一段时间,而且这也是一种资历。以后有了升迁,资历就会很重要了。他没去轮训过,一旦有升迁的机会,上面肯定会先升受训过的警官。..

????张晓儒安慰道“像段队长这样有能力的人,肯定会有机会的。说不定明天你打个报告,马上就被批准了。”

????段质夫叹道“没这个好命,我肯定是最后那批,所有人都轮训完了,或许就能换到我了。”

????张晓儒回去的时候,给王发旺带了碗刀削面,还把喝剩的二两酒和半包花生米也捎了回去。

????王发旺接过东西,脸上笑开了花“天天吃你的喝你的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

????张晓儒笑着说“我还天天麻烦你开门呢。”

????王发旺瘸着腿,把东西摆到桌上,随口问“张兄弟,你天天出去都干些什么啊?”

????他在这里当门房的时间不短的,但一直以为,晚上都是自己泡壶茶喝。自从张晓儒到了后,他晚上才有酒喝,才有东西吃。

????张晓儒说“我以前在太原帽儿巷的杂货铺当学徒,杂货铺歇业了,那些师兄弟也不知道去哪了,想趁这个机会找找,看能不能找到。”

????当过学徒的人,才知道当学徒的苦。给师父三年白干不说,还得做牛做马,稍不如意,不是打就是骂。只有那些师兄弟,才相互取暖,互相关心。

????王发旺一愣“没想到你还在太原当过学徒。”

????来这里培训的,都是新民会的人,这些人当中,做过学徒的可不多。张晓儒现在算是富贵了,还能想着原来的师兄弟,已经很不错了。

????张晓儒随口问“王师傅,警察局的调训警官,想来这里受训,是不是还得打点关系?”

????王发旺点了点头“一般来说,只要上面有点关系就行。”

????别看他是门房,但对警察教练所的事情,还是很清楚的。

????张晓儒叹了口气“今天认识个警官,也想来这里受训,可却找不到关系。”

????王发旺拿出筷子,夹了粒花生米到嘴里,随口道“其实来这里调训,除了能偷几天懒外,什么都改变不了。这个警官真要想来,我给他说一声就行了。”

????张晓儒惊喜地说“王师傅,王大哥,真的?”

????如果王发旺真有这样的能力,还用在这里当门房吗?难道是因为脚跛了,这才特别优待,给个轻松的职位?

????王发旺笑了笑“他要来这里当教官,我可能决定不了,但如果他想来受训,还真不是难事。”

????张晓儒笑道“那就多谢王大哥了,他叫段质夫,我先替他谢谢你。”

????王发旺只顾着喝酒吃面,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。对别人或许千难万难,可他只需要一句话就行。

????第二天下午,张晓儒又出去了,原本他为了节约,不想再出门。毕竟每次回来,都得给王发旺带点什么。

????可昨天晚上,王发旺无意中的一句话,让张晓儒觉得,王发旺其实很神秘。他也很好奇,王发旺到底是什么人?如果这么有能耐,怎么会在这里当门房呢?

????张晓儒出去只有一件事,给王发旺带吃的喝的。他买了一斤卤猪头肉,还有一斤烧酒和花生米。

????现在自己掏钱,过油肉、烧鸡换成了猪头肉,汾酒换成了烧酒。当然,他还忍痛买了包太原产的正太牌香烟。

????王发旺笑着说“张兄弟,今天这是特意给我买的吧?”

????从饺子、面条,换成了卤猪头肉,还有香烟,跟前两天已经很丰盛了。他倒不是非要张晓儒送点什么,反而觉得前几天张晓儒给他带的更自然。

????张晓儒诚恳地说“你帮段质夫进来轮训,当然要感谢你。”

????王发旺问“你跟段质夫很熟?”

????张晓儒说“不熟?只见过两次面。”

????王发旺一瘸一拐地走到桌旁,把东西摆好,回头笑了句“看来你是个热心肠。”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